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经典语句 >正文

思念_散文网

时间2021-08-28 来源:纵横书海文学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张丹琴

年复一年,秋季节的交替,觉得就像蜗牛,过的实在是太慢了,也许是因为不曾变化,可如果说没有变化或许是一种自我安慰,时间总会在你身上的某个部位留下也无法抹去的,是啊,仔细端详镜中的人儿,没有了的朝气蓬勃,也不再是充满幻想的那个黄毛丫头,而是多了一丝,一份成熟。蹉跎,我们失去了什么,有留下了什么。

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了,从上大学大现在也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和家人在中秋佳节之际团圆了,这些年有的只是对他们无尽的,这个中秋,我该谁,我的脑海里在飞速地搜索着我的至亲至。无疑那些熟悉的面孔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排起了长长的队。我的是我今生注定要愧对的人,他们含辛茹苦地将我养大,送我上学,为的就是不让我像他们一样为了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,而我,如今也已达成了他们的心愿,不再从事那些繁重的体力活,可即便是这样,他们连一顿现成饭都没能吃上我的。诠释父母的无私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,但在我内心深处,他们一辈子都是在付出,从未要求过什么。而作为儿女,我又为他们做过什么?、

还记得小时候的中秋节,虽说没有过年那般浓重,但在我的记忆中,也是让人期待的传统佳节,这一天尽管没有新衣服穿,但可以吃上平时不太容易吃到的东西。90年代的新疆,物资已不再匮乏,但对于平常的老百姓来说,要想改变生活,还得靠自己的双手,在我眼中,自从我和哥哥上了学,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怎么好,有时候一星期的生活费都要靠父母挖好几天的甘草买了才有保障,那时候虽然还小,可这些事情仿佛在我的记忆中烙下深深的印癫痫病医院治疗费用迹。酷热的,父母为了抽时间挖甘草,中午不回家休息把棉田里的活儿早些干完,然后便会背上干粮,出发到离家很远的戈壁滩挖甘草,一挖就是好几天,回来便会给我们换来几个星期的生活费,看着疲惫不堪的父母,我什么也做不了,唯有好好学习,将一张张大红的奖状拿回来作为回报,而每每此时,父母脸上便会露出的笑容,仿佛他们的辛苦在看到奖状的那一瞬间都消失了。

还记得在我小学到初中的那个时候,我们全家的中秋节几乎都是在棉花地里过的,尽管连队上很多人都回家过节去了,我家也不会回去的,父母总是说,好吃的东西在哪吃都一样,在地里吃会更香,其实是想哄我们多拾会儿棉花,那会儿不到父母的辛苦,总是觉得自己出生在家里是件不公平的事情,现在想来,我们不仅无法选择父母,更选择不了家庭,农民家庭也罢市民家庭也好,父母对的心是一样的,那种无私的大爱。

而如今我对父母的想念已然没有了那种离不了的,只是一个电话回去,完任务似得问候几句,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,我和哥哥都在新疆,老家也只有两个老人和五岁的外甥女,估计也是随便煮点吃的。中秋节在父辈们的眼中自然是重要的节日,以前孩子们都在的时候,那个热闹至今起来都还历历在目,可如今,剩下的只有用“冷清”两个字来形容,他们过得冷冷清清,我们又何尝不是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今年的9月节日出奇的多,想想生活在新疆也蛮好的,一年至少要比内地的癫痫病的早期症状人要多休一个星期,原本想着可以回公婆家看看儿子,可是生活在团场的我们正处于“三秋”之际,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,也是职工丰收的季节,团领导为了备战“三秋”取消了古尔邦节的三天假期,就这样我的也被无情的取消了。远在甘肃老家的公婆带着我的儿子或许也是希望我们回去的吧,婆婆电话打来问着,儿子更是希望爸回去,心里酸酸的,毕竟儿子才三岁,就和我们分开了。

我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了整整两年,算是很融洽的那种家庭,虽然公婆偶尔也会因为想回老家发生不,但老人的心总是大度的,为了成全我们的小家,他们宁愿承受自己背井离乡的。两个老人给我留下的影响非常好,婆婆是个传统的农村,貌不出众语不惊人,但非常的贤惠,一家人的琐碎事情几乎都是她打理,尤其是儿子自出生到现在,我几乎没有洗过几次衣服,尿布更是没有洗过。公公是个有的人,我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在我看来80年代的高中生应该算是知识分子了吧。公公的耐性极好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怕麻烦,每天围着他的两个孙子转。现在想想,能遇上这样的老人,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。突然觉得,心里想念的人面孔逐渐的清晰,那和蔼的面容,是我的公公婆婆,也不是不想我的父母,只是觉得他们是我心底最重要的人,但朝夕相处了两年的公婆我已然把他们也当成了最亲的人。

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以前我认为这是一种偏见,至少不会在我身上发生,作为父母的孩子,敬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只是根据能力大小付出的多少不一样罢了,可是现在,我感觉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我不但嫁的远,就连回家探亲也是来去匆匆,因为我的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心都在婆家,确切的说,我的儿子在婆家,所以归心似箭。父母虽说理解,但还是不高兴。去年因为没在家过年,我走的时候,父母都借故出去干活了,哥哥把我送到车站,只说了句以后有时间还是陪爸妈过个年吧,他们觉得没你在不热闹,我心就像被大石头重重的撞了一下,半天喘不过气儿来,看着哥哥面无表情渐远的身影,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父母说“女儿不孝,明年一定陪你们过年。”

都说十五的十六圆,也许是吧,以前为了证实这个说法,总会在十五十六的两个晚上仔细观察,但是,中秋之的月亮仿佛是最圆最亮的。今年的中秋节下着,也无心赏月,朦朦胧胧的透过窗子照进来,怎么也无法与美联系到一起,也许是心理作用吧,儿子、老人不在身边,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。对儿子的想念只有我自己知道,每当同事们劝我说孩子还是自己带在身边最好,我又何尝不想,可公公婆婆也是为了儿子才决心回去的,在这里每一个月就要住一回院,大人倒无所谓,儿子受的罪让公公婆婆没办法接受,每个月去打针都是上个月的留置针眼还没完全长好,看到婆婆默默的流泪,我们最终决定让他们把儿子带回去试试看,老家的气候对儿子的身体非常好,一年了没有犯过一次病,我打心里高兴,想归想,一想到在这受的罪,我还是忍住了。

想念是一种说不出口的情愫。一次在回家的班车上听到两个老人说着女儿是如何如何好,从老人的表情中不难看出,他为自己有这样的孩子感到骄傲、。此时此刻,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,想想老人们们的女儿离自己都不远,想见很容易,周末到家里蹭饭对老人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事情。可我和我的父母远隔几千癫痫症状是怎么引起的里,我也羡慕那些加到当地的姑娘,周末还可以在婆婆家蹭个饭,而我,别说周末了,就连过年能回去一趟就已经很奢侈了,更别说平时能陪他们。老人们的交谈仍然继续着,我的心却早已飘向了远在的父母那里,突然很想念他们。

前几天,打电话来说快过中秋节了,给我寄了一些土特产,我知道爸爸虽然退休了,可退休金也只够他们的日常开支,我不想再让他为我花钱,便告诉他我打钱回去,让他们中秋节买点好吃的,爸爸却一口回绝:“我们有钱,你别打了,东西值不了多少钱。”为了让爸爸痛快的答应,我便说还想要一些别的东西,爸爸便答应了,第二天早上,我正在吃早饭,他们已经在集市上开始卖我要的东西了,当时我觉得十分愧疚,原本是我应该他们的,可现在他们却把我的事情当成大事去对待,其实也就想借买东西的幌子,希望他们能用我的寄去的钱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。而他们似乎任何时候都把子女放在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位置。虽说相隔甚远,但总想把我们吃不上的东西想方设法的寄过来让我们都尝一尝,尽管他们也知道,现在在哪都能买到全国各地的土特产,只是他们觉得亲自寄来的东西还带着他们浓浓的爱。

这个中秋过的并不热闹,甚至还没有那会儿在棉花地里过中秋节那样让人期待,或许是下雨降了温的缘故,也或许是家人无法团聚的心病,但不论在哪里,总有牵挂的人,这个中秋,我该想念谁,我的父母,我的公婆,我的孩子,我那些至亲至爱的亲人们,你们可有把我想起,我只能将那份浓浓的想念寄托给天上的圆月,希望它能带去我对你们的思念。

首发散文网: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