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长篇小说 >正文

夜观垂钓者连洼_散文网

时间2021-08-27 来源:纵横书海文学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我家后院有个鱼塘。人工,非天然形成。原是一片田垄,见方几十亩。由于城市化建设地需要,梯田入河口被土石堰塞,于是形成如今偌大的鱼塘。鱼塘与沅江有涵洞相连,沅水的鱼游进鱼塘,吸引了众多垂钓好者。

推开卧室之窗,堰塞湖似的鱼塘就尽收眼底。塘沿极不规则,但不管是哪个点上,都有垂钓者。他们没有年龄的限制,也没有性别的歧视。长者爷爷辈,幼者还是懵懂。长者沉稳且有定力,一待就是一整天。有的还以继日,蓝灯诱战。特别痴迷者,有时过了零点,方收钓回家。

每逢秋之季,池面凉风徐徐,钓者更多。有的是钓鱼兼歇凉昆明军海脑科医院预约挂号,有的的确是嗜钓成癖。

,我与妻晚餐之后,漫步池塘。沿着高低不平,坑坑洼洼的简易公路,朝着我家卧室对面走去。路下,因季塘水漫涨,如今良田荒芜,这里就自然成了钓鱼台。

夜幕快要拉上,天色幽暗下来。田埂上的柳树,垂头丧气,耷拉着耳朵,慢慢地被吞噬,黑黢黢地怪吓人的。此时塘边的渔火亮了,发出柔和的蓝光。路边住户,早已上灯了,隐隐约约能听到他们的谈话。田垄垄,此时寂静地有些怕人。连蛐蛐、青蛙都不知死哪里去了,或许怕寒,噤口隐遁地下了吧!

妻拉住我的手,温柔地说:“我们往回走吧!这癫痫康复里静寂得有些恐怖,让人毛骨悚然。”我抚慰着妻说:“难得如此清静,白天里地喧嚣,此时让它见鬼去吧!我想享受这无边的黑夜与宁静,这是我今晚所能拥有的。加上娇妻在侧,我的心胸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大。”妻搂抱着我,越来越紧,仿佛怕被这黑夜吞吃了似的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环顾池塘四围,水面有蓝光辐射,可惜色彩太单调。那钓者个个有定力,潜伏着很少走动,但已不足白天的十分之一。我对妻说:“我们下去脑出血后遗症癫痫看看,如何?”妻极不情愿地说:“别去了,黑咕隆咚地,摔倒了,不是闹着玩的。”最终,妻拗不过我,就近找了一处钓者。

路,依稀借助家属区的余光还能辨认。我们小心翼翼地牵着手来到钓者身边。起初,他们很警觉,告诉我们不要高声喧哗,不要随意走动。经过交谈之后,他们也很热情,和我聊了起来。我问:“你们这黑灯瞎火地守着鱼塘,累不累?”一位老者(模糊地辨其年龄,大约60岁)操着黔城话说:“‘民生各有所乐兮,吾唯好钓鱼。’譬如你,不好垂钓,硬是拉你钓上几小时,你会如坐针毡。我们就不同了,乐在其中。现如今,党的政策好啊,我们老有所癫痫患者如何进行急救养,衣食丰足。钓,不是为了鱼,而是钓得一份闲清。”一个中年男子接着说:“我是纯属爱好,偷闲来过瘾。” 我心里想:“好一个钓得一份闲清和过瘾者!如果没有当今社会的发展,像‘文革’,不累死你才怪。”我接着问,“鱼儿咬钩了怎么知道?”他们说:“听声音,我们的鱼杆都装有报警器。”“哦!原来如此!”待了一会儿,妻催促我回家,那老者说:“这里寒气重,我拿电筒送你们到马路上。”

我们辞别了老人,蓝色的鱼灯依旧亮着。院子里散步的人,还一波一波的。们的欢笑,还留在绿化丛中。

首发散文网: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