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散文精选 >正文

哥叫凡修-

时间2021-04-05 来源:纵横书海文学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哥叫张凡修,是俺2008年认的,至今没见过面,却一直关心着俺。
  那时,俺刚学新诗,无意中再次打开了拇指网(俺2006年加入该网站,不大浏览),见到著名的作家、诗人在网站点评作品,就接连把自个的顺口溜发了上去。没过几天,就得到了一个网名叫“要不”的网友的极力推荐。 “要不”给俺写的推荐语是:zlx(当时俺的网名)这位诗歌作者是九月四日开始在拇指网发表诗歌,文集里有诗十二首。这十二首诗歌都是写乡村写自己的长辈,诗中对生活在乡村的长辈细致描摹和生活细节的准确捕捉,让我读到了父亲的苍老,长辈的艰辛。他们一生耕耘在作者家乡的土地上,承担了太多太多的重负,也滋养了下一代对土地的热爱与感动。就像“父亲抚摸着勒掉一块皮的牛肩/都得过这一关呐”(《打罗》) 。他的的诗植根于乡土,诗感是非常强烈的,他出现抽搐,嘴唇会变青紫现象,这是怎么回事?的笔触摸到了乡村的疼。而且这样的疼在作者的笔下是实实在在在的,不加掩饰,不掺泥沙。《父亲的心事》写父亲已经干不了农活了,但仍然每天下地,哪怕到地里转悠转悠“有时,怔怔地站在地头/有时,围着地块踱步/像在丈量着什么”“那种苦楚/在烟袋锅子里一闪一闪”… …作者在这首诗里倾注了命运与抗争的撕心裂肺的低吟,而不是宣泄的呼喊。《父亲的心事》是我较喜欢的一首。尤其开头写到父亲再也干不动农活时一个小细节,让我体验了作者置身于其中而不是简单地描摹的艺术感染力:“一捆青秫秸/没能甩上车斗”当然作者的诗歌还有很多的缺陷,等以后慢慢再聊。
  后来才知道,“要不”就是凡修大哥。哥当时还没有用电脑,是用手机写下这些评论的……
  慢慢的,俺和哥的交往密切起来。我很看重哥给的评论,中肯,有见地,能给人切实的帮助湖北看癫痫正规的医院
  俺没投过稿,不知道稿件的格式,哥就在网上一点一点教俺;面对那么多的诗歌刊物,俺不知道要学哪家,哥就给俺指出学“手艺”就读某刊,学“朴实”就看某刊,学“经典”就找某刊……俺消息闭塞,在报刊发了作品,哥第一时间用短信通知俺;俺没能参加某诗会,哥发短信自责,说是都是自个的疏忽,下届一定要托人情帮俺促成……
  几年来,哥就这样关心呵护着俺这个只在网上脸熟的弟弟……
  哥诗歌写得好,他自个管这叫种地。哥种地是个好把式,舍得上肥,所以收成那么好。
  从农村出来的俺,被哥诗歌中那种在场的经验感染着。哥的诗有浓烈的土香,能把你熏得晕晕乎乎,却又不是农民生活的原封不动地翻版,而是有了心灵上的升华。土,而不直白。俺喜欢哥诗歌中的体验,他咬着牙、“狠着心”挖着乡村平静后面的“痛楚北京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”,撕心裂肺,又喊不出声,那种现场感绝不是躲在阳台上的诗人能够触及到的。
  比如《高粱花》中,飘悬在父亲头顶的阴影……比如《薅去那棵苗》中,父亲跪在地里不得已的去弱留壮过程中,肯定是含着满眼泪水的……比如《半瓢凉水》中,母亲往下饺子的锅里打凉水,是熟稔的生活经验;往幼年的哥那饿的铮青透亮的肚皮里灌凉水,是含着泪的无奈;哥的“水饱”的记忆让哥多少年对着凉水发憷……仿佛俺这个做弟弟的就在跟前看着这一切,心里疼得一阵阵发紧……比如《母亲的棉花》中,母亲那么爱怜地摆弄那些迟迟不肯开口的棉桃,仿佛对着自个的婴孩……比如《骨头》中,母亲仔细地从棒子瓤上抠下那几粒玉米,不忍心听粒子爆裂的痛嚷……比如《玉米地》里忍着腰疼艰难地扶起棒子棵的王长柱……
  俺感觉,哥笔下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,就是俺的父亲,开封市治疗羊羔疯好的三甲医院就是普天下所有的乡村父亲;哥笔下的母亲就是你的母亲,就是俺的母亲,就是普天下所有善良低微的农家娘亲;哥笔下的王长柱、李长柱,就是你,就是俺,就是艰难生息着的中国农民……
  不懈地垦植,哥终于成了大气候。在不断有作品发表在大刊的同时,2010年哥荣获“全国十大农民诗人”称号,去四川参加了令全国诗歌界瞩目的诗会。哥成了名人,但还是俺哥,还跟俺这个学童一如既往地好着。
  今年,哥一连气儿出了两本诗集,全给我寄了过来。捧着散发着泥土香气的诗集,看着扉页上哥那刚劲的字迹,俺真的激动得不知说啥好。俺跟哥说,俺不会写诗评。哥在辽宁笑了“嗨,耽误那工夫干嘛。”
  
  2011-11-3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